Group Details Private

付费用户

  • RE: 开发者头条项目总结及疑惑

    @非法操作开发者头条项目总结及疑惑 中说:

    也可以通过自定义send_mail方法来避免修改flask_security的源码解决这个问题,官方文档有写

    👍

    posted in 用户交流
  • Python 之父为什么要退出决策层?以及我的思考

    相信很多同学都知道Python 创始人,被社区称为仁慈的独裁者(BDFL)的Guido van Rossum(以下简称GvR)前天在邮件列表宣布,他将完全脱离决策层,不再领导该语言,给自己一个永久的假期。不过还是会作为普通核心开发者的身份留在Python社区中。

    https://mail.python.org/pipermail/python-committers/2018-July/005664.html

    就像朋友圈一个朋友说的:

    如果有本书记录Python历史,2018-07-12 和 PEP572 都将载入Python史册。

    最近工作太忙(豆瓣6.0值得期待哟),到现在才来和大家聊聊我看到的背后故事,以及我的看法。

    相信很多人能够看到这个导火索PEP 572(https://www.python.org/dev/peps/pep-0572/), 如果你足够八卦,可以先去看一遍这个PEP提案,2个月前我还在知乎回答过「如何看待 PEP 572 ?」

    答案我就截图个把:

    接下来,我们分三部分。

    1. PEP 572 到底好不好?

    其实看我知乎的回答就知道我站「接受」这队。新的功能或者语法到底好不好,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答案,一方面是个人的品味,一方面也是工作环境和编程习惯。这在Python语言尤甚,因为Python语言的特点是什么?简单、语法优美、代码缩进(以下省略百余字),可见Python社区对于代码和语法是非常有「洁癖」的。

    有的人觉得Python要简洁,留下的都是精华,别有什么东西都往Python里面塞,背离Python定位和初衷。

    有些人(比如我)觉得海纳百川,支持更多的引入新的功能、特性和语法,工作中很多场景可以用并且好用就留着,在文档里面把适用场景讲清楚了,开发者自己决定用或者不用,怎么用。

    我不认为谁错了,就像在知乎回答里,也可以明显的2种态度。

    但是别觉得我对啥都是「好」、「可以」,比如我完全不能忍Type Hints,这和Java有什么区别?那天Python要强制类型检查,我立刻准备换语言!

    2. GvR为什么要离开?

    我觉得有三个理由。

    1. 太多人不满意他的决定。

    邮件组对PEP 572真的反响太大了,支持与反对派争论不休,即便是GvR 行使 BDFL 接受提案之后。本来就像过去,有争议就争议呗,带有情绪甚至表达鄙视或者嘲讽就有点过分了,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总有一些对Python社区没什么贡献、工作中Python用的也很少的开发者,高谈阔论指点江山特别厉害。

    GvR觉得自己为了Python鞠躬尽瘁(一点也不夸张),但是很多人不满意他所做出的决定,不理解他,这个角度GvR是被气走的。而他是对其中某些人生气,为什么这么说?

    过去有很多次的争论,和搞不兼容Python 2的Python 3、asyncio、Type Hint等等提案相比,PEP 572什么都不算,但为什么PEP 572怎么搞得这么大?看邮件你们就知道GvR带了多大的情绪,为什么?

    因为过去社区的「超级」核心开发者大多站在GvR一边,或者没特别多的意见。嗯,我这里给Python核心开发者分了级别。是不是「超级」主要看社区影响力和代码贡献,也就是说在社区有话语权,有影响GvR意见的开发者,而这一次,反对的超级开发者确实很多。也就是我的得力助手大多否定我,给谁心情也不好。队伍还怎么带?

    2. 反思

    Python核心开发Nick Coghlan也是反对PEP 572的。不过很多人不知道,几天前,Nick Coghlan罢工了。Nick Coghlan是谁?如果你不知道他,我基本可以说,你还不是一个优秀的开发者。

    Nick Coghlan在我心中无论是对Python的贡献和社区影响力都是排进前十的核心开发者。他的离开,应该是GvR要退休的的一大促因。我没有翻关于PEP 572讨论里面Nick Coghlan和GvR的对话是不是有问题,或者私下争论太严重了,但是结果就是Nick Coghlan移交权力,可见这件事真的闹的有点大了。

    其实GvR和核心开发者的分歧已经越来越多越来越大了,我举个之前 PEP 557的例子,有些核心开发希望把attrs放入标准库,但是GvR最后又是独裁的决定拒绝。有兴趣的可以看 https://github.com/ericvsmith/dataclasses/issues/19

    支持的超级开发包括Warsaw和Donald Stufft,以及核心开发hynek(attrs作者),通过这件事可见一斑。

    GvR反思到了这件事,放权给社区,非常了不起。我也衷心希望未来Nick Coghlan能回来。

    3. GvR老了

    我注意到这么一段

    After all that's eventually going to happen regardless -- there's still that bus lurking around the corner, and I'm not getting younger... (I'll spare you the list of medical issues.)

    GvR突然话锋一转抒情了一下,想想GvR已经62岁了。从1991年Python诞生到现在已经过去了27年,他老了,也该退休了,不是么?其实这几年GvR除了asyncio和Type Hints这种需要力排众议的PEP,以及做一些最后的决定和解释,越来越少的出现在社区。Python社区已经可以在没有GvR的参与下良好运作了。

    3. 思考

    BDFL的存在是错误的嘛?我认为不是,社区或者组织、部门都必须有一个leader,可以说是这个人是舵手,做最后拍板的人。这个人决定了这个社区或者组织能不能做成做好。大家要看到正是由于GvR的独裁,Python比起其他编程语言的发展过程上,能更有效率解决各种分歧,否者就很容易出现各种扯皮,也会产生非常多的成员之间的矛盾。

    GvR抛出了几个问题:

    那你们会怎么做呢?建立一套民主制度?无政府状态?还是专政?或是联邦?

    以及如何决定PEP和引入新的核心开发者,我其实非常担心接下来社区会怎么做,拭目以待吧。

    posted in 技术分享
  • 爱湃森网站停机维护公告[2018-04-29]

    爱湃森网站及会员相关子站将于2018-04-29下午14点30分-17点30分之间停机维护,期间整站可能不定期不能访问。

    更新:17点20分已结束维护,本次维护更换了服务器和公网IP

    posted in 公告

Looks like your connection to 爱湃森 was lost, please wait while we try to reconnect.